苹果梨子西瓜西南第一产区

一个片段。

卫堂总是看到她。

门口的风铃叮铃一声响起,出现在店门口的女孩穿着黑色的吊带裙和灰色麻质薄衫,如往常一般要了一杯柠檬水一份酸奶慕斯并一碟焦糖饼干,坐在同样的靠窗口的位置。店里最高冷的那只暹罗猫轻车熟路地跳到她面前的原木桌上伸懒腰,那姑娘的面部线条好像只在面对猫时变得柔和。她挠挠猫的下巴,掰碎了饼干喂它。卫堂知道女孩那一碟饼干都是拿来喂猫的。

她看上去到并不如何出挑,可是和其他同龄的年轻姑娘相比较,那么一点生人勿近的气质就衬得特别明显。

卫堂记得她好像叫常谈,是因为她是自己的校友,甚至选了同样一门选修。在那个名为语言学概论的课上,常谈永远坐在第一排,拿着一本汉语语法史读,从来不...

我就是要发自拍。
贴纸真可爱我就是要用。
ᕙ(๑⁼̴̀д⁼̴́๑)ᕗ骂我丑就打你

走过水泥地
走过石桥

捧着
一颗心的重量

很轻
像山中雾气凝结

编织玩笑
吐出河流

呼吸就像是深夜的路灯
斜斜地照进胸膛

淌过一首歌的
黑夜的尸床

黎明被掐死在
油腻的下水道

归途无尽
前路终止

沉没的火苗漆黑
不开口

只会沉默的呐喊
毫无用处

试色,字水挺好看的,金粉银粉加的也多u
字丑。

调色练习。
最后一张是原图。

还是喜欢写诗……敲下的每一个字都是一朵绽开的水花。
就是涉世不深诗歌没啥意思,读起来很快餐。

八月是天窗


八月是天窗
平面边缘的插销锈蚀
九月是流火
灼烫秋花
十月是太阳晒棉被
十一月是大风
是万里轻舟
十二月是青
跳动的血管和凝眸
一月我结冰
落下的是雪花还有
苍老的芦苇
二月我写信
心有戚戚

我穿了半年旧衣裳
读了一纸泪痕
两行归来

从三月开始
收集融化的残冬
四月食寒
松骨沉香
五月入长河
浸泡蝉和萤火
六月咽下苦水
咽下烟尘和钉子

七月我寻你
作止

只是想写第一句。。

女儿


姓名:桑睚
年龄:17
身高:169cm
体重:48kg
国籍:天朝
身份:学生,杀手。
所属单位:自由身
武器:唐刀,Glock17,偶尔会带炸弹
喜好:喜欢吃菠萝包,口味偏甜,或吃很辣的东西,喜欢火锅和汤面。不吃香菜和芹菜。只喝白水和柠檬汁。平时看马尔克斯和东野圭吾的书,喜欢猎奇悬疑。听摇滚或者纯音乐,喜欢枪花和Nirvana。念旧,喜欢收藏旧物。猫派。喜欢匕首弩箭之类的古代冷兵器。
性格:厌恶繁杂的事物。在家不修边幅出门却是很注意形象。生性冷淡,独来独往,不喜欢交际,讨厌别人的触碰。打架极狠,亡命之徒。只信仰自己,对传统意义上的正义抱有轻视。行动力很强,智商算高。
特长:打架,开锁[自学成才,总忘记带钥匙从...

有一天我吃了半碗饭,那一天我非常难过。不是我没有吃饱,也不是我只吃了半碗饭就饱了,而是因为,我一直都吃一碗饭,现在却发现吃半碗和吃一碗没有区别,我会觉得很难过。很多事情,都没有区别。

希望你永远年轻
永远美丽
你的容颜如深秋红叶
如火焰
烧灼了我
把我小小的心脏
化作一撮
死灰

1 / 5

© 尔酒既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