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识乾坤大 犹怜草木青

走过水泥地
走过石桥

捧着
一颗心的重量

很轻
像山中雾气凝结

编织玩笑
吐出河流

呼吸就像是深夜的路灯
斜斜地照进胸膛

淌过一首歌的
黑夜的尸床

黎明被掐死在
油腻的下水道

归途无尽
前路终止

沉没的火苗漆黑
不开口

只会沉默的呐喊
毫无用处

评论(6)
热度(8)

© 尔酒既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