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识乾坤大 犹怜草木青

叶湑是我。唉好久没用这个名字写原创,阿盅是我前天晚上自习的时候在草稿本上画出来的,想了半天给了叶妹当宠物。加油我们会有猫的!
写点什么算是一个介绍吧。BG还是GL倒是无所谓。



叶湑盘腿坐在阿盅对面,说,诶,我失恋了。

阿盅舔了舔爪子,把脸别过去。

叶湑把阿盅的大脸捧正过来看着他眼睛试图打动他,你听没听见啊,我这次论文被毙了。

阿盅脖子上脑袋上的肉把眼睛都快挤没了,他忧伤地看着叶湑,无动于衷。

叶湑说,你真是只蠢猫。


阿盅大名叶盅,是一只又懒又馋的橘猫。通常说十个橘猫九个胖,还有一个特别胖。阿盅没有特别胖,可离一屁股坐在叶湑胸口上就可以压得她心肌梗塞的时候不远了。

叶湑养猫养了两年。

两年前她大三,刚考上研,就搬出了宿舍。可谁知研究生那边没床位。本想回原宿舍继续住可谁知她刚搬出来就有人进去了,整个女寝如同沙丁鱼罐头一样挤得满满当当,她要么睡厕所要么睡走廊。

她坐在学校附近旅馆的床上权衡了两天,决定找个姑娘在校外合租。她遇到的房东很好,房子离学校很近,虽然是老式小区设施都挺旧了,可房子干净,而且小区住的都是老爷爷老太太特别有生活气息。

她没找到合适的人合租,又觉得一个人租房子太孤独,正准备买只宠物,隔壁楼老太太养的猫生了崽子,她就捡了一只回来养。

阿盅是最后一胎生出来的,那个时候又瘦又小,可怜巴巴的叫着,一双眼睛雾茫茫的让人看了都心疼。叶湑觉得这只猫穿过偏心的猫妈和壮硕的兄弟姐妹准确的爬过来看着自己,还睁着大眼睛好奇的扒扒她书包带子的时候,就觉得他们一定是前世有缘。

可养了半年就不对劲了,蠢猫一开始的羞涩粘人感情都是装的,熟了以后肆无忌惮地指挥叶湑,不开心了就上窗台趴着,忧伤地看着自己映在玻璃中的盛世美颜。外人来了就装装样子蹭蹭叶湑,人一走就摆出一副主子样,明明胖的跟贵妃似的,还以为自己是赵飞燕,上个猫爬架气喘吁吁的还假装正经。

叶湑叫他阿盅,随自己姓叶。名字什么寓意呢,她也不清楚,只是翻字典一下子翻到的罢了。

阿盅刚开始对对面楼的小白猫产生感情,还没来得及迎来人生第一春的时候就被叶湑带去做了绝育。那天手术回来之后阿盅还恍恍惚惚的,一晚上没吃下饭,连心爱的皮卡丘玩偶也不碰了,在窗台上愣了一晚上,对着对面楼拉紧的窗帘呼唤他的爱情。

过了两天,小白猫有了新欢。阿盅为了这事都瘦了,他再也没有对着窗台看他忧伤的脸了,转而整日趴在叶湑腿上阻挠她画图打游戏,叶湑一有不满他就瞪过去,用一张肥脸谴责叶湑。

叶湑这种人,在猫面前都走不动路更别说教训猫了,她强颜欢笑接受了一切盅总给她的考验,咬牙切齿地伺候主子。

她学的是建筑,目前在网上给人画图设计挣房租,业余时间打打游戏看看动画,有一群戏精朋友,人生目标是好吃懒做一辈子。

性向,不明。

评论

© 尔酒既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