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识乾坤大 犹怜草木青

大半夜发文。

谨慎食用,作者文笔奇烂且脑子不够用。

“学长喜欢橘子味的汽水吗?”身旁的女孩递过来一罐汽水,白皙的手指衬着橘黄色的易拉罐包装。

“啊……恩,还算喜欢吧。”只是无意识的敷衍着,声音沙哑。

“那……为什么喜欢呢?”女孩凑近了些,身上淡淡的香水气息混合着柠檬洗衣液的味道,在鼻腔处盘旋着,让我的心不自觉的收紧。女孩的呼吸清晰可闻,她比自己矮一头,温热的气息打在脖颈间。

哧——

一罐汽水被打开。

微小的气泡啪的一声绽开,在浅黄色的液体表面激起小小的水花。拉扣被随手丢弃在路边,扔出去的时候撞到了垃圾桶的边沿,发出清脆的响声。汽水散发出甜腻又酸涩的气息。

下午太阳正烈,能感觉到额头上冒了轻微的汗,濡湿了一点头发。

冰凉的汽水灌进喉咙,酸味简直要炸开鼻腔。

女孩仍絮絮叨叨的说着,将刚才问的还没有得到回答的问题置之脑后。

电车的声音淹没了女孩的话,随之扑来的风扬起了她的头发,发梢在阳光的反射下呈现为棕褐色。

她的脸浸在橙色的阳光里,模糊地看不清。只能看见少女樱色的唇瓣弯起,一张一合间说出的话语朦胧又清晰。

1、

我是钟声。只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

中学大概是人生最美好的时候,用某部推理小说男主角的话来说,就是玫瑰色。玫瑰色的高中生活,想想还真是让人感到美好。

但是并非每个人都对这样荷尔蒙澎湃的时期感觉兴奋,我正如那个男主角一般,对这五颜六色五彩缤纷花红柳绿花花绿绿的生活一点兴趣都没有。操场上一直有肌肉发达的男生在激扬汗水,而也会一直有女生对那些人发着花痴。

小学时候的我有着严重的中二病,喜欢机械模型和奇形怪状的武器,自己给自己构架了宏大的世界,在其中与恶魔而战。兴许是那时的我将想象力和精力都耗尽了,导致现在的我对学习之外的事情无法专心。

我因为父母工作的关系,大多时间都是一个人在家。每天晚上对着空荡荡没有人气的屋子,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在灯下温习功课,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相比我无趣死板又枯燥的生活,我身边的人总是时时刻刻的表达他们的热烈冲动以及对高中美好生活的热爱。

黑板上的板书写的十分杂乱,粉笔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它的一端展现出来的字迹粗犷而豪放,而书写者许老师却是一个体格娇小的女子。

她面无表情的讲着课,手指被粉笔染的灰白。

政治是一门无聊的科目,就算是把学习当做是生命一部分的我,也不得不这样承认。

我对这门课提不起兴趣,里面讲到的一些治国方针我更是毫不关心。就算学好了也没有什么用处吧?争取得分高一点就好了啊。

我这么想着,虽然眼睛一直盯着课本,手却转起笔来,思维完全放空。

无意中看见旁边的女孩已经在趴桌上睡的正香。

喂喂,这还是早上吧……虽说已经是第四节课了,但是午觉不是要等到吃完午饭才睡的吗?

真是太猖狂了。就算政治老师生硬的讲着课,无暇理会,也不至于睡觉吧。

但是,又关我什么事呢?我想到这一点,心里也就释然了,转过头去继续放空自己。

随着午餐铃声的响起,老师抱着书走出教室,气氛沉闷的班级重新变得生龙活虎起来,同学们都三三两两结伴去食堂就餐。

我没有什么朋友,自然是一个人去。

人群里闪过一个熟悉的身影。娇俏的齐肩发和束发的赤色丝带于我来说有些显眼。

那个女孩或许是我的学妹。

我不知道她的名字,只是偶然遇到过很多次。

不熟悉也不认识。

只是有点莫名的在意。不过就这一点点的感情波动远远不够我主动去认识她。于是我选择了无视,毕竟我和她也没什么关系。

我慢慢晃到了她附近的时候,她依然淹没在人群里分不清方向,然后被陡然增加的人群挤得脚步不稳,一个趔趄就要摔到,我眼疾手快挤过去一些抓住了她的手,在她倾斜角度超过四十五度的时候。

周围的人群仍然拥挤。但是我的注意力全在我抓住的东西上。

软软的,皮肤细腻的手。

待她站稳的时候,我才松手。女孩转过来看见了我,脸渐渐的涨红,面部急剧充血,她睁着大眼睛手足无措的道谢。

我摆摆手打断了她,示意我只是好人做好事。

然后我就转头走了。

吃完饭后回教室。

才出食堂就看见那个女孩站在食堂门口。看起来是在等谁,不会是我吧?

果不其然,女孩在人群里张望着,看见了我就冲我招手,看起来很高兴的蹦蹦跳跳地跑过来。

白色的校服衬衫非常干净,袖子挽起一些,露出纤细的手腕。校服裙下是细细的双腿。是非常可爱的那一类女孩,白嫩的脸和大眼睛很相配。

“学长你好,我是高一四班的罗宁。请问学长有时间吗?”她的脸因为兴奋而有点泛红,如水的眼睛里都是笑意。

我本来想说我还要回去做作业啊快期末了我不能分心——事实上我也的确这么说了。

“对不起我必须要回去温书写作业……”

“学长我想请你喝东西都不行吗?”她有些丧气的低垂着头,一缕头发在耳边晃荡。

我思索了一下这花不了多少时间,不要在人家心里留下不好的印象。

于是我就说:“好啊。”

她惊喜的抬头,眼睛里闪着熠熠光辉。

“啊对了,我是高二二班的钟声……”

在女孩递过来一罐有着橙黄色外包装的汽水时,我这么对她说道。

她嘴角噙着笑,看着我:“我知道呀。学长每次都是年纪前五,好厉害啊!”

我很少被同学这样说,这一次听到有人当着我的面还是可爱的学妹这样说,说不高兴是假的。

手里的汽水是橘子味的,冰凉刺激着手心。

或许罗宁很喜欢橘子这样酸甜味的东西吧,在她给我汽水的时候,我可以闻到她那洗的十分干净的衬衣上的柠檬洗衣液的味道。

我慢慢啜饮着那罐橘子汽水。我并不喜欢汽水,因为喝完牙齿总是不舒服,而且太冲鼻子,什么柠檬橘子味的汽水还带着酸涩,十分呛人。

汽水很快见了底,我正准备跟罗宁告别的时候,她就有些扭捏的找我要电话号码。

那些数字从齿缝里跳出来。

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和女孩子这么在一起说过话。

自从高中以来就很少跟人交谈过,也基本没有和同学一起出去玩之类的。并不是没有人邀请,只是都拒绝了。

记忆里被女孩子搭讪还是几年前,初中的时候,一个好像很漂亮的女孩子和我说话。

不过我总是看见邻居的男孩子时常被女生告白。那人喜欢穿白衬衫,个子又高又会打篮球,没有几个女生不喜欢这样的男生吧?

好像扯远了……

好不容易盼来的周六却还要上补习班。一大清早的就被手机铃声吵醒,自己却不会发火起床气什么的,而怒斥打电话的人。说到底还是懒得。电话那边是一个软绵绵的女孩声音。

“早安学长……今天是我的生日喔,学长陪我行吗?也许很突兀吧……”

我还是有些迷迷糊糊的,听见的话也只是拼凑出了女孩约我出去这种事情。不过生日这种事情不是和好朋友一起逛逛街吃吃东西然后晚上去KTV找理由喝酒最后大半夜的回家吗?

高中以来第一次被女孩子约的我,当然没有什么反应。

“可是我要上补习班……”

“那学长下午有时间吗?”

“五点半放学……”

那边沉默了一会,我以为她会说既然这样的话就算了吧,我就可以接一句那也是没有办法是事情啊对不起喔。

罗宁还是不死心的问:“唔……那学长我们六点见?你的补习班在哪里我等你。”

真是穷追不舍的女孩子。没有理由拒绝只好答应,况且很直白的说我不喜欢你哦所以就不来了这样的话也是很伤人。

可以听见她的声音里满满都是紧张和喜悦。

或许是很单纯的女孩?

就这样一直到了下午,我从补习班里走出来。

时间已经不早了,夕阳浸在大朵大朵橙黄色的云中,颜色温暖而顺眼。东边有些染上了深蓝的天空被城市的边缘切割的七零八落。

罗宁站在不远处,向我招手。

已经是初春了,不过还是有些春寒料峭。罗宁穿着很可爱的衣服,大概这个年龄的女孩都会好好打扮自己吧,即使我完全没有留意过,也只觉得她挺好看的。

她小跑着过来,脸上的笑容特别灿烂,眸子亮闪闪的,脸颊边堆着微卷的短发,头发扎了缎带,在微风里扬起。

“久等了。而且因为时间问题,没有准备礼物真是抱歉。”

我有些歉意的对她说,看她有些红彤彤的脸,应该是在风里站了一段时间,头发都有点乱了。

“没事啦。陪我玩玩就好了啊。”她眼睛弯如新月。

【对于这种剧情实在描写无力所以尽快跳过QAQ】

接下来的事情,不过是和她一起去吃晚餐。

她是个很好的女孩,天真烂漫,有几个知心朋友,家庭良好,学习还算优秀,所以得以考上这所闻名的重点高中,又长得端正乖巧,性子温和,从小到大没受过什么委屈和挫折。一路上她都是笑着笑着和我说话,露出的小白牙十分可爱

吃完饭以后,罗宁就提议去电影院。一对男女在一起的娱乐也没有多少,这大晚上的游乐场肯定关门了,就只有去电影院了。

我还是有点抵触去电影院的,因为我和罗宁并不是情侣。

虽然我知道她可能喜欢我,要不然就不会约我了啊。

心中挣扎一番还是不忍开口拒绝她,于是就乖乖陪她去了电影院。

“我不喜欢爆米花。”在我买票的时候,她这么对我说,“太甜了我就不喜欢了。”

“我也不喜欢。”我回答她。她笑了,眼角带着狡黠的神气。

罗宁也没有买可乐,而是买了两杯柠檬茶。

这几天也没有什么好片子,罗宁说看什么都可以,于是我挑了一部名叫古宅惊魂的电影。

只听名字就可以知道是国产,国产嘛,肯定是烂片,不会有多恐怖,于是我放心的选了。

然后我问罗宁,怕鬼吗?

相比之下,我更怕班主任。她回答的时候又笑了,笑得又深又甜,光影错落下,我看见她颊边有个浅浅的梨涡。

落座之后,就是漫长的两个半小时的等待。我观察了一下周围,发现都是你侬我侬秀恩爱秀到火热的情侣。

片子不算好,但气氛营造的很棒,阴暗的光线和看不清的环境很相融。我陆续听见周围的女孩们都在开始装害怕跟男朋友撒娇了。

我看了看旁边的罗宁,她一脸聚精会神的看着电影,脸因为些许的恐惧而皱起了眉。

我的心颤了一下。

最后高潮的时候,主角正在和灵异生物做着生死搏斗,奇怪的声音尖叫什么的和骨肉血腥的画面充斥了眼睛和耳朵。

罗宁看上去被吓到了,手有些颤抖。于是我下意识的握住了她的手。

她一下就转过来看着我。眼角有些微红,眉毛还是皱起来,我看着她,眼睛大概是对她传达这并没有什么好怕的的意思。

说起来的话,这应该是我第二次握住她的手了吧?

电影结束之后,我们就像普通的恋人一般我送她回家。

她一路上很安静的没有说话。

这个时候已经不早了,大概快十点了,马路上都没有几个人,昏黄的路灯把我们的影子拉的很长。夜晚的风格外凉,凉的透彻。

罗宁耳边的细发被吹起来,我看见她小巧的耳尖微红的耳朵,然后是白皙的脖子。

她顿住了脚步,头埋的有些低。

我没有说话,也停住脚步等在她身边。她抬起头来看着我,眼睛黑漆漆的,表情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一般。

我知道她会说什么,心里一直在想怎么应对。

她要说话的时候,就被手机铃声打断了。

我松了一口气,这如同言情剧一般的发展还真是来得及时,省去了我不少麻烦。

她有些懊恼的接电话。那边看起来是她的家长,好像是在询问她怎么这么晚还不回家,声音有些大,炸雷似得响起。

不是生日吗?没有打招呼?不对啊,如果是生日,要么和朋友过要么和家人。

她给我的解释是,朋友中午和下午已经在一起过了,而父母工作比较繁忙,也没什么时间。

也许是特意找理由约我出来。

我静静等她接完电话。

她挂了电话后,半是懊恼半是歉意的说今天只是随便找个理由约我出来,而且待会父母会来接她回去,为了她不被父母知道和男生在一起,我必须先走。反正最终我还是自己回去的啊!

不过现在的情形看起来,告白的气氛被破坏了,所以我就轻松多了,简单的告别没等她反应过来我就自顾自的走了。

晚上还真凉快。

那天晚上很晚的时候,我迷迷糊糊快睡着了,然后听见手机响了一声。

我打开手机,屏幕发出的亮光刺得我眼睛疼。过了好一会才适应过来。原来是电子邮件。我一看发件人,明晃晃的屏幕上只有两个字,罗宁。

也许写着一些事情吧,我没有多想,心里算着这大半夜的我也看不下去还是早上起床再看吧。然后第二天早上我就忘了。

接下来的一周很平静,因为快期末的缘故我变得更忙碌了一些,也很少出教室了。自然也就没有在看见过罗宁。

充实的生活也没有刺激我想起她。

知道她的消息是在考试后。

那天去办公室问考试的题目,无意间就听见对面桌高一的老师在闲聊。

“哦对了四班的那个罗宁啊,昨天才举行的葬礼呢。”

“唉真可惜,年纪轻轻就送了命。”

“多乖一个小姑娘啊。”

“老天爷不长眼呐,唉。”

这些窸窸窣窣的叹息却像雷一般在我耳边炸开。

罗宁,就这么死了?怎么可能,别开玩笑了吧。不过她到真的是很久没有联系我了。

不会吧……不会这么巧吧?

心里有些莫名的情绪突然就爆裂开来,鼻子特别酸。我想起她递给我的橘子汽水,也就这么酸吧。

酸的让人想流泪。

我只和她接触过两次,她应该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吧,普通的可爱的女孩子。

然后她就这么猝不及防的消失了,没有任何征兆,我一直都没发现。

死亡吗?

她很不甘心吧。

我忍着鼻酸听老师讲完了剩下的题目,匆匆走出办公室,吸了两口新鲜空气,然后就朝高一那边跑去。

后来问了几个同学,得知她的死因是被失灵的车子撞了,颅骨碎裂,粘稠的血浆脑浆涂了满地。

这样不好看的死去,谁都不愿意。

我没有到那种极为悲伤的程度。说的冷酷无情一点她不过就是个萍水相逢的泛泛之交。

突然想起她给我发的邮件。

点开来看,邮件不算得很长。

“我从很早的时候就开始观察学长了哦。”

“我觉得学长不管什么时候都很淡定啊,也没有看见过和别人动手或动口的情况呢!”

“……学长的侧脸很好看啊。”

“今天很对不起学长。学长也许会有点生气?十分抱歉啊学长。”

“我很喜欢学长呢。”

“我想成为你的女朋友。”

“学长如果同意的话就回我一条邮件吧!”

她还没来得及收到我的回信,就已经和这个世界说再见了。所以最终还是错过了吧?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啊。

心里涌起的酸涩一直消除不了。

我随手打开了一罐橘子汽水,这是之前回家的时候买的,橘黄色包装还是没有变。一口灌下去冰凉的液体由舌尖至喉咙绽开气泡,酸味混杂着甜不断刺激我的味蕾。

酸。

——最后还是没有等到你。

——我很喜欢学长。

后记一样的东西】

不要问本文怎么写的和x一样烂。作者也是哭唧唧的质问着自己呢。

对于男主的描写不多对吧……其实有想一直写这个男主的故事,他实在有太多东西可以发掘了。原型之一是折木奉太郎,性格闷骚傲娇面瘫。

如果真的是系列的话本文的罗宁只是在回忆里混了个脸吧。有几点我想说一下就算没人看。第一就是男主其实不喜欢女主,他对女主只是一种基于欣赏或者说好感的感情,毕竟活了这么大很少有人愿意理他,性格是很大的原因吧,本文没有写太多,因为第一人称没有了上帝视角很多都写不了,当然这也有作者太蠢功底不够的原因。

第二点是罗宁的确是对钟声抱有喜欢这种感情,并且暗恋了很长时间。最后的死亡纯粹是意外,毕竟她不是钟声人生的女主角,她能给钟声带来的只是沉默和叹息和一辈子心理的细小阴影,当然也只是提起来心酸。之前说了钟声并没有多喜欢她,之所以多注意罗宁是因为他看到罗宁的机会实在太多了,后者千方百计想要引起喜欢的人注意,最后她做到了。

如果罗宁真的给钟声当晚告白,钟声一定会拒绝,不喜欢是一部分,另一部分是他不善于应对这些很怕去面对。罗宁也太过冲动根本没有熟悉多长时间,钟声会无意忘记也是意料之中。

如果这个故事在长一点,他们继续熟悉下去,钟声应该会喜欢罗宁,当然是要立于他确定罗宁不会让他更麻烦的基础上。

但是作者能力就这么多,缺陷多且十分明显,作者对于剧情的刻画完全硬伤,只想着跳过跳过,最喜欢抠细节。

至于伏笔这些玩意该埋的我还是埋了一些,更多的话就没意思了毕竟这篇文只有几千字。

我要说的就这么多,作者文笔烂剧情烂思维混乱谨慎食用也请不要大意的批评。虽然我知道最多就三四人看,但是写就写,别人看不看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写就好了。

评论(4)

© 尔酒既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