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识乾坤大 犹怜草木青

「冰菓/折千」夏日祭 (上)

冰菓好像没有关于夏日祭的剧情?

已经有了温泉和文化祭。

没有推理,没有推理,没有推理。作者脑子还没有那么好。

烟火大会这个很俗气的梗,设定在折木给千反田告白之前,天雷滚滚+小学生文笔,谨慎食用。

古典部可以算是学校里人员最少的社团了。仅仅只有达到最低标准的四人而已。虽然它已经有了非常久的历史。

古典部的教室位于特别教学楼第四层的尽头,前身是地学准备室,偏僻而又安静。

而我加入这个社团,是因为我姐姐折木供惠来信告诫我务必加入这个她曾经所待过,因为研究对象太冷门而人丁凋零面临废部的社团。

幸好我与其他人的加入使得废部的危机消除。

除我以外,另外的三个人分别是我的好友福部里志,喜欢福部的矮个子女生伊原摩耶花,以及身为部长的名门小姐千反田爱瑠。

随着放学铃声的响起,死气沉沉的教室又变得活络起来 。

我收拾好书本,望着教室另一边正和其他人交流的福部,他和那几个人交谈甚欢,笑声杂乱 。我还是决定不要打扰他和其他人的交谈,自己去部室比较好。

如果去问他要不要一起去部室就的话免不得要与他旁边的几个人接触。我可没有精力去做这种没有意义的事情。

部室在教学楼最顶层走廊的尽头处,十分安静。我还没走到门口,就听见有女孩子谈笑的声音。

我推开门,声音略微停顿了一下,坐在桌旁的千反田站起来对我说:「欢迎回来,折木同学。」

而她旁边的伊原则只是忘了我一眼,又继续低下头去看她手中摊开的书。

我对伊原爱理不理的样子早就习惯了,她对我一直都这个态度。

「为什么要说欢迎回来。」我放下书包,在千反田对面坐下。

「因为这样很好玩啊。」她回答,末了嘴角勾出一个微笑。

已经是夏天了,就算是下午天气也还是有些炎热,细小的汗水干了之后,衬衫蹭在背上也有些不舒服。

我特意选了离窗户近的位置,从外面扑进来的凉风很准确的在我身上散开,些微的清凉至少能让我平静一点。

千反田坐下后,低头看书的伊原才又略抬起头瞟了我一眼说:「阿福呢?怎么没和你一起过来啊?」

我一只手撑着脑袋,眼睛无意识的盯着窗子外面的地平线,嘴里随口答道:「忙着和别人聊天啊。懒得去找他。」

她听罢又继续看书,还不忘讽刺我:「折木你看你要怎么办啊,完全不会和别人交流。等以后只能变成无口男了吗?被人完全无视的那种。」

我还没开口,千反田就有些急的帮我回答:「不、不是啦,在我看来折木君很好的啊……」

「小千你不知道,这家伙从初中起就是一个怪人,朋友超级少也根本不和人说话哦。」伊原耸耸肩,一边还爆着我初中的所谓黑历史。

千反田听了这话后就转过来看着我,眼里带着点怜悯的色彩。

话说这眼神是怎么回事啊。我看了伊原一眼说:「对她说的是真的。不过我要纠正一下,我只是觉得和不熟的人交流很没有意义。」

「可是,同班同学也算是不熟的人吗?如果不增进了解的话,那就永远都只是不熟的人了吧?」千反田这么看着我,大大的眼睛仿佛要射出光来。

「……这么说我也没有办法,我不想而已。」千反田不说话了,她半撑着头,眉毛蹙在一起,看表情应该是在思考我的话。

伊原就说:「你看这家伙就是个怪人啊。」我没有说话,千反田也没有说话。

部室里的气氛一下就冷了,我突然觉得有些不习惯。和他们在一起,稍微热闹了惯了,而现在有人却没有人说话。

我试着找话题,而这样对我来说没有意义的想法在之前绝对没有的。

「话说我之前还没进来的时候,你们在讨论什么。」

千反田眼里的阴霾一扫而光,她抬头看着我:「我们在说夏日祭哦,夏日祭。」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你们讨论的声音还那么大。」我不以为然。

「不过摩耶花说今年的夏日祭要和大家一起去哦!第一次和大家一起去呢!」

伊原没有来得及打断千反田,她脸上的表情由冷漠转为了羞愧,她的双颊上浮现了几抹红晕。我自然懂。

我有了这个打趣的机会肯定不会放过:「说着想和大家一起去,其实你只是想和你的阿福一起去吧。啧真肉麻。」

伊原咬牙瞪着我,卷卷的短发略微颤抖着,她哼了一声,继续低下头看书,表情很嫌弃我的样子,也不回答,算是默认了。

千反田用很羡慕的语气说:「诶是吗,摩耶花和福部同学的关系真是好呢。不过我很期待烟火大会呢。以前每次都是和家人一起去,又不能乱逛……只是在神社里坐很久,很无聊啊。」

千反田家算是名门,对于子女的教育应该是很严格的,但是夏日祭会选择去神社参与庙会却不允许闲逛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神社是十文字家开的,两家是世交,这么也说得过去。

「那这次就好好玩吧。」推拉门一下子打开,在地上拉出尖锐的声音,黑色制服的影子落在我眼里,褐色的眼睛看与我四目相对。那家伙是福部。

他眨眨眼睛,咧开嘴笑了。

伊原的眼睛亮了一下,她挺直了腰杆,有些宽松的水手服罩着她娇小的身体。

「你怎么才来啊。我还以为你已经死了来不了。」果然伊原对每一个男生的态度无论何时何地都一样,即使是作为她喜欢的人的福部。

「有点事情啦,刚才处理完。」福部坐在我旁边,用手肘捅捅我:「不如我们来讨论一下夏日祭的安排吧。」

「喂喂我可没说过我非要去。」我赶紧说。其实我也很少逛夏日祭,折木供惠还没出国的时候就是她逼着我陪她去。

我对于这种热闹的节日并不感冒,走来走去多累,也没有必要非去不可。很多活动于我都是这样的,比如元旦,游泳,野炊。于别人来说可能很有意思,但是在我看来不过是浪费能量又没有意义罢了。

但是自从加入了古典部之后,和他们在一起活动的次数变得很多了。真是奇怪。

千反田的表情一下就黯淡了:「折木同学不去吗?可是……算作社团活动强制去的话会不会去呢?」她手撑着桌子,焦急的望向我。

她什么时候也这么会压人了?我看着这个女孩,她很失望的样子,柔顺的头发从肩头滑落,嘴唇紧抿,像是相信我不会去了一样。

伊原阴恻恻地笑,合上书本看着我说:「你真是扫兴呢。不过,要是折木你不去的话,我就是追到你家里也会把你拎出来的。要不要试试看?」看着她的口气和表情,我怀疑她真的敢这么做。

于是我选择不说话。

福部则笑嘻嘻地替我说:「奉太郎就是这么一个心口不一的人呐,说着不来其实还是会来的。对吧。」
说罢还朝我眨了下眼睛。

我看了他一眼,没有反驳。

「那就这么说定了,八月十五日的时候在神山神社会面。」

夏日祭是每年的八月份左右,以八月十五日最多。因为地域不一样的缘故夏日祭的时间也会不一样。

况且现在才七月份啊。我无言的看着窗外。
半边天空已经被夕阳染成了深橘色,太阳散发的光芒不再刺眼,此时就像一个巨大的中国咸鸭蛋黄。
微弱的蝉鸣伴着归巢的倦鸟。

我转过头对他们说:

「下周考试了吧?还是先好好考试。挂科就不愉快了。」

「知道了知道了还用你说?」

「奉太郎也会注意成绩了吗?」

「嗯折木同学也加油哦!」

他们对于我这种奇怪话语作出的反应自然不一样。

评论

© 尔酒既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