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识乾坤大 犹怜草木青

老街和旧巷

来个随笔练练手。

我的心里有个少年。


开学的第一次放假我提着箱子背着书包站在学校门口。身边是熟起来的同桌,背后是绿色外壳的书报亭。

雨已经下了半阵还是没有要停的意思,校服的下摆也斑斑点点打湿了不少。有些坑坑洼洼的水泥地积了不少水,一脚踩上去,水花啪啪的四溅。

雨幕朦胧。校门口的街道被堵的很严重,大多来接孩子的家长都等得心烦意乱。

虽然在下雨,虽然已经初秋,但是天气也不太冷,还是有很多穿着超短裙和短裤的女孩子,纤细洁白的脚踝沾了些水珠,撑着五彩斑斓的伞,衣襟猎猎。

空气里有一股新鲜的泥土味道,拌着潮湿,在街边烧烤的油烟里裹了一转,沾了些脂粉的香气。

时光回溯。

雨中的湿气粘稠着老旧的街巷,青石板路已经被多少年月的泪水滴出了拇指大的小水洼。层次分明的青瓦往下落着不断的银线,灰檐下躲着过路的行人。

街上平时十分飘逸飞扬的酒旗沾了水湿哒哒的黏在一起,掉色的朱红牌匾旁生了斑斑点点的青苔和霉斑。

灰白的衣裳被雨浸湿了大半,行人打着哆嗦,瞅着着连绵的雨,念叨着何时才能停。

隔壁的香油铺子传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不用猜都能知道是老板娘领着伙计又在磨香油了。小麻油的味道直往人鼻子里钻。

斜对面的福运面馆生意还不错,半大的小女孩搬个小板凳坐在门口择菜,青油油的茼蒿和紫莹莹的油菜整整齐齐的码在竹箩里。吃完一碗红汤面条的人走出来,满足的打了个饱嗝,拿袖子随便抹抹嘴,就撑着把油纸伞闯进了雨幕里。

眯着眼的黄猫窝在门口的椅子上,蹭着主人刚走留下的余温。它身旁的小桌子上晒着萝卜干和红辣椒,桌子下睡着灰毛大狗,头顶挂着玉米和大蒜。

不远处嘻嘻哈哈跑来的小孩子滚着铁圈,为了赢一块糖而去给对手们捣乱。

天地间唯此处寂静无声,却又嘈杂如歌。

竹筒楼上是哪家姑娘往外瞧着白衣儿郎,随手捻起一块糕点食之无味。

老客栈里是那对知音对坐身前摆着棋盘,热气腾腾的茶水氤氲朦胧。

这些远去的人和物被岁月染黄了边角,被时光蒙上了尘埃。

好在不管时局怎么幻化,世事如何变迁,该是安静的一直安静,热闹的人情不曾销声。

整个小城浸在雨水里,晕出一股熟悉的味道。未拆的老街旧巷景色宛然当年。朴实的乡音兜兜转转绕在楼与楼之间,将它们打了结。

越久越有韵味。

只是过去这么多年,鞋子踏在水里的声音还是那么响,哒哒渐来。



评论(5)
热度(3)

© 尔酒既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