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识乾坤大 犹怜草木青

巫梧

丢一个不知道在写什么的东西。

巫梧是咱喜欢大叔的好基友。


1、

巫梧是住在我隔壁的人。

他的年龄大概在三十岁左右,身材有些消瘦,脸色总是苍白,面无表情。他时常独来独往,早出晚归,很少与别人交谈,好像并没有什么朋友,一个人居住也没有亲人。他喜欢穿黑色的衣服,整个人好似一直笼在一层阴云里,浸着疲惫和悲伤。

巫梧并不是一开始就住我家旁边的,他搬来这里的时候,我正初中毕业。

那天我与父母因为填报志愿而产生了分歧。好像很多学生都会因为这个而和父母吵架。他们执意要让我上他们选的学校,我不从,于是父母便开始责骂我,我怒火中烧顶撞了他们,于是我们就开始吵架,这场无谓的争执最终以我的摔门离去为终止。

我心里满满都是对父母的抱怨和不满,一直认为是我上学为什么还要让他们在选学校这里插一脚。

哐当一声关上门后,都依稀还能听见父亲的你出去了以后就永远都别回来的怒吼声和母亲絮絮叨叨的说话声。

我不争气的抹着眼泪,冲进电梯按了一楼。我也不知道我要去哪,但是我已经跑出来了,再怎么也多走几步才像是离家出走。

电梯极速下坠。我深呼吸了几次,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我就绝望的想起,我身上连一分钱都没有。

电梯门开了,我垂头丧气面无表情的冲出来。或许是我低着头没看到前面有人,也可能是来的人太过于急匆匆,总之我没注意撞到了他。

然后我捂着头,有些愤愤地对他说:“你怎么不小心点啊!”


2、

我抬起头来看着他。

那是一个穿着黑色大衣的男人,手里提着行李箱,个子很高,薄唇微抿,下巴上有些胡渣,脸上显出一丝疲惫,一双眼睛苍老如垂暮之人的眼睛,毫无生机。我不得不肯定他的确是一个很英挺的男人,纵使青春不在,但是可以想象他二十多岁最好的年纪有多意气风发。

我看着他死水一样的眼睛,有些愣神,说了一句话后就忘记开口。

反倒是对面的男人看着我说:“真对不起。”他的声音低且沙哑,有些干涩。

我这才反应过来,不知所措的摆了摆手。“啊,没事的,没事……”该死,明明一开始只是因为不满才说出那种话的,现在心里的那点愧疚又是怎么回事?

我还在自我检讨的时候,男人又开口了:“你怎么哭了?”

我迷茫的看着他:“啊?什么哭了?”

“你的眼睛是红的。”

“啊……我和父母吵架了。”

“所以跑出来是么?”男人的语气变得有些责怪的意味,眉头也略微皱起来。

“……嗯,”我有些不安的绞着自己的双手,“然后发现我没带钱。”

“你不回去吗?”

你这不是废话吗!我突然心生烦躁,直直瞪回去,毫不掩饰自己眼里的嫌弃:“我才刚出来,如果回去不是主动去挨打吗!”

他像才反应过来一样,却垂着眼睛说:“他们都是为你好,都是爱你。”

见鬼,我又不是不知道他们是为我好,所以为什么要听一个陌生人讲这些?

“我知道,但是我就是不想回去。”

“那你怎么办,你没有钱啊。”他又说。

他提到这个,我就像没气的气球一样蔫了。

我没有说话,心里想我到底是那根筋抽了才会陪一个陌生人在这里唠嗑浪费时间的。

我听见男人叹了口气,说:“你饿吗?我有点饿了。请你吃东西要不要?”

我一下就抬起头来:“啊可以吗!”那时候我的眼睛可能都要发出光来。

他许是有些无语,揉着额头说:“……我以后要住在这儿,我们也算是邻居了,遇见的时间还多的很。对了,你叫什么名字?你好,我是巫梧,巫师的巫,梧桐的梧。”


评论(2)
热度(3)

© 尔酒既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