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识乾坤大 犹怜草木青

巫梧 02

写的十分慢。在学校没有动力写。

重新理了一下文章,回忆向。背景为民国初年。

设定参考原晓的时间海系列。要不是季萱没有出场甚至可以当作时间海的同人。

因为管理局设定十分喜欢就用了。

就当同人吧。

3.

上边命令下来的时候,巫梧还在手忙脚乱的泡茶。

那个青衣小厮在院门外喊了半天也不见得有人出来,我见巫梧还在烧水,就拖拖拉拉的去开门。

接过雪白的信封后,那小厮就消失了。我打了个哈欠,回去大堂边坐着。天气不太好,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我望着天井中央那丛盛开的白玫瑰出神,很自然的想起了季萱。那朵排行NO.99的白玫瑰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大滴的雨水从檐上落下来,噼噼啪啪的在底下石阶上砸出了拇指大的小水坑。

我把信封随便扔在桌子上就算完了。给他说总部来了消息,他仍是没回答,小心翼翼的端着个前些日子从东门桥头的杂货铺里淘来的颇有些年头的紫砂壶,往他平时可珍惜的南宋哥窑茶杯子里头斟茶。

待他弄完之后,捧着茶碗吹开漂浮的茶叶和泛起的细小白沫,小啜了一口,才转过头来:“任务下来了?”

我点点头,将那信封推过去,端起放在我这一旁的精致的小茶碗,端详着茶水。

“别看了,琼茗居昨儿个刚送来的明前新茶,浅晒了十天,还有前天刚开的东门口的白茉莉,略微晾了一下,配龙井正好。”巫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吓的往后一靠,差点翻过去,手中的茶已泼出去大半,溅在青石板地面上浸染出浓墨般的水渍。

“我告诉过你别突然凑这么近跟我说话!”我有些忿忿得说。

他勾起一边的嘴角扯出个嘲讽的笑:“胆小,”又一边看看我捏着的茶杯,看看那地上的茶水,露出心疼的神色,“我这茶可是十块大洋才一小包啊,平常也就只舍得给你喝。你还不给我珍惜着点。”

我瞪了巫梧一眼:“那还不得怪你!而且你这儿的茶叶也就只有明前龙井我能看的上眼,能勉强入口罢了。其他茶你也是不会给我泡的。还有,有你这么跟前辈说话的吗?NO.17?”

巫梧还是笑,嘴角扯出的嘲讽意味更深了一些:“什么前辈,哥哥我可二十四了。唐宋你才多大?”

“我再怎么说也是NO.7比你高十位好吗可爱的大叔执行员?”我从椅子上跳下来,不服气的直视着他。

他笑嘻嘻的挺了挺胸,手比划了一下我的头。意思是你好矮。

巫梧个子很高,近八尺的样子,我比他矮了不止一个头,在这一点上,我气势就输了。

我哼哼了两声缩回竹椅上。

所以还是回归正事。

“这次的任务是杀掉法租界司法部的高级军官……那个王吏明。听说他和杜月笙做过生意,是生意场上一把好手。暗地里掌控着上海大半个地方的妓女买卖。”我回忆着曾经看过的报纸和一些密件的信息,那些零零碎碎的资料在我脑海里重新拼接。

“他还卖珍珠,很多贵妇小姐都去他哪里买珍珠,因为他倒手的珍珠个头大又晶莹玉润。哦他身边也没缺过女人,很多人都和他有关系。”说罢巫梧顿了顿,“包括我妈。”

我愣了一下。

4.
巫梧应该是个大户人家出身的少爷 ,受过良好的教育,更何况他还那么有钱。

刚遇见他的时候,我已经是时间管理局执行部的NO.7了,这还得多亏我爹妈是管理局总部的二把手,不然亏我十五六岁的年纪,也进不了管理局当不了执行员。

那天我刚刚接到命令去南巷的凤来仙酒楼等人,说是刚进来的新人,划到我名下让我帮忙带着。听说是个人才。

我踩着饭点去的,这酒楼因着自家厨师厨艺高明酒酿飘香十里在这儿也是极其有名的。我点了几道招牌菜品,上了一小坛温润醇厚的竹叶青。然后就在那里干等着。

凤来仙生意自是好的不得了,我捡了靠窗的地儿坐下,闲着没事儿就看外头风景好不好。

那天天气也不怎么样,太阳躲在云里打死不出来,昏暗的天气弄得人心情都昏暗了。

人左等右等都不来,我好像也受到天气的影响,满腔的好心情全部哗啦啦被冲走了。点的菜也还没来,估计厨师们忙的手都要抽筋了。实在是无聊只能往窗子外瞅,寻找有点意思的人。

这一带也是极为繁华的地段,珠光宝气的姨太太和骄奢淫逸是二世祖在街上也是一抓一大把。窗外时不时都能听见坏小子们开着轿车横冲直撞的马达声和口哨声,以及周围无辜群众的尖叫声。

楼底下突然停了辆黑色的轿车,那司机小心翼翼的开门,里面钻出一个头发梳的油光水滑,身披貂皮大氅,身材高挑的男子。他戴着白色手套,眉眼坚毅如刀刻,好看的脸上却下垂着眼角,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我饶有兴趣的盯着他看。

他脑袋转了几圈看了看四周,突然抬起头看向二楼。

我来不及收回目光,得以与他四目相对。

那副要死不活的脸色变了。我这才发现就算他表情太糟糕,但是眼睛还是十分精神的一一原谅我只能这么形容。

那双眼睛幽深透亮,没有公子哥的轻佻和玩世不恭,目光稳重而沉着。

之前说到他脸色变了。对,他看到我眼睛略微睁大了些,露出些微好像是高兴的神色,和司机交代了些什么就进了凤来仙的大门。

这个时候菜也上来了。

毫不客气坐在我对面的男子看见这一桌菜和红泥小罐,几乎要笑出水来,漆黑的眼里全都是能吃饭的喜悦和欣慰。

我开始怀疑我刚才看到的他清冷的目光是不是眼花了。

他很大方的伸出手:“你好。我是巫梧,时间管理局第七十八号执行员。你是唐宋吧?幸会。”

我磨磨蹭蹭的伸过去的手被他象征性握了一下:“对我是唐宋,在局里排名NO.7的执行员,在你没有升到前三十之前我都是你上司。”

他好像并不在意这些,随口答应了之后就开开心心先我一步拿起筷子吃起了菜。还打开了那一坛竹叶青,盖子才拿下来,酒香就蛇一样的飘出来,顺着气管往肺里绕。

他斟了两杯酒。拿着酒坛的手特别好看,手指细长而骨节分明,皮肤白皙一看就知道没受过什么苦。不过那骨节间有淡黄色的茧。

“话说你怎么认出我的?”

“局里给我看过你的画像。”

他端着酒杯笑起来,嘴角的酒窝像蓄满了阳光。

评论(2)
热度(2)

© 尔酒既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