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识乾坤大 犹怜草木青

[深夜食堂同人]旧味

深夜食堂超级好看!很早就看了于是撸了一个同人出来。

一看就饿,必备零食。

超级温暖催泪QAQ

关于拉面……我看着美食番随便写的……毕竟没有吃过正宗的日式拉面。

只要店里的食材够,你就可以点一切你想吃的东西。这里没有山珍海味昂贵珍馐,但是这里有最普通却最好的家常菜。

江户洋子是一个普通的公司小职员,每天都过着忙碌又千篇一律的生活。

「洋子,我和山本君的约会实在是非常重要。所以这几份数据的整理,实在是拜托了!」化着精致妆容,穿着白色裙子的同事远山月用着祈求的口吻,双手合十对江户洋子说,她涂了口红的嘴唇紧紧抿着,表情看起来很焦急,生怕江户洋子拒绝。

「啊……没事的,反正我也没什么事情,回到家也没什么好玩的,帮你完成那份报告也没有什么啦……况且明天休假啊。」江户洋子微笑着回答。

远山月一下子就笑出来了「真是谢谢你了哦!有时间一起去喝茶!」她很快的收拾好东西,对洋子说了再见后身影就消失在楼梯口。

其实她也不是不能推脱,但是她是真的像自己所说的那样,没什么事情做。就算回到家里,也不过是对着冷冷清清的屋子看一会电视然后睡觉罢了。

公司里的女孩大多性格都开朗活泼,她这种内向又好脾气的人,看似和每个人关系都不错,但是事实上也没有什么真心朋友。

很快办公室里除了几个加班的就没什么人了。洋子泡了杯咖啡,重新回到电脑前,面无表情地继续工作。

等她完成的时候时间已经很晚了。她走出大楼,夜晚的寒风刺激的她打了个激灵。

天色早已暗下来,或许是天气渐冷的缘故,天空里也只剩几颗残星,路上的行人大多步履匆匆。

洋子并不急着回家,她慢慢走着,觉得有点饿了。毕竟又继续工作了四五个小时,只吃了一包饼干果腹。

于是她踱步到常去的几个地方看看有没有店还开着。

这个时间很多店都关门了,洋子边走边自嘲般摇头还伴随着自言自语,但是她还是不放弃的走进巷子更深的地方。

不远处悬挂着一盏灯笼,浅黄色的光晕安心温暖。店看上去还没有打烊的样子。

她有些好奇,毕竟这么晚还营业的只有kfc之类的地方,但是那些快餐洋子很少去且不太喜欢,而现在半夜吃了更让人难受。

洋子推开店门,店里冷冷清清的没有一个人,正在收拾东西的老板听闻声响转过来,对她说「欢迎光临,请问要点些什么?」

洋子此时坐在一家餐馆里。

这家餐馆临近半夜却还在营业,她进来的时候老板还在收拾东西,她以为是要打烊了,正准备说对不起,老板却问她要点些什么。

她落座后,习惯性的找菜单,才发现根本没有菜单。

她四处望了望,只看见在一旁的墙上贴了豚骨拉面字样的海报,那是本店唯一的菜品。

怪不得没有菜单啊。

老板看着她的表情,心里大概也是知道了什么,就说「本店的菜品是只有豚骨拉面,但是只要食材够,客人想点什么都行。」

原来是这么营业的吗?看来这里只对熟人开放啊,自己阴差阳错找到了这家店,还是蛮幸运的吧。

洋子点了点头,开始认真思考自己需要吃什么。但是她几乎没有讲究过吃,也没有特别喜欢的菜品,一时迟钝,也没想出吃什么。

于是她犹豫半晌,无奈的对老板说「那就来一份豚骨拉面吧。」

「没有其他要求吗?比如说调料之类的?」

「清淡些吧……不过有点想要笋干。行吗?」

「当然没问题,还需要什么吗?炸鸡或者米饭?」

洋子有些纠结的开口「我想我吃不了那么多,只是单纯的拉面,拜托了。」

老板简单答应后就忙起来。

洋子趁这个时候打量了一下店的内部装修。

店面虽小却非常干净,也因为小座位全部挨着柜台,没有单独的桌椅。

「话说老板,为什么这么晚还在营业呢?」

老板的声音从朦胧的白雾里透出来「不是这么晚还在营业,本店是这么晚才开门的。我啊,想让那些半夜还在忙碌的人们有个地方歇一下,吃点东西。」

“噢噢……老板真是想得周到。”洋子端着柜台边的清酒小口啜饮着。

老板从柜子里拿出笋干,熟练的切了片洒在汤底浓厚的面上。那汤几乎是白色,大骨的香味从旁边炉子上的锅子里传出来。

老板把面端给洋子:“请慢用。”

洋子放下酒杯——这使她的胃稍微暖和了点。她拿起筷子低低说了一句:“我开动了。”

一口下去,洋子很惊讶的发现这碗面的味道非常好。劲道的面条在舌尖弹跳,绵软而极有韧性,几根面条沾着汤汁在嘴里翻滚,随着牙齿的碾碎而被唾液进行第一步消化,细细品味还有一丝回甘。汤头是刚才熬的香喷喷的大骨汤,她舀了一勺,吹了吹上面的热气,然后喝下去,熬成奶白色的汤果然十分浓郁醇厚,那味道在口腔扩散开来。笋干风干的程度刚好而咸味适中,白煮蛋切面的颜色分明很好看,熟的程度恰好,她使着筷子把蛋按进了汤里以吸收汤的味道。几片叉烧肉敷在面上,酱红的颜色衬着面条,被切成小颗的葱滚落进汤里。其他的配菜也很好的衬托了汤的鲜味。

她几乎还没来得及咽下去第一口面条就又挑了一筷子面条,吹两下就迫不及待的放入口中咀嚼。

实在是非常好吃的面条。

洋子心里这么想着。哪怕是小时候家附近的哪一家很有名的拉面馆,做出来的拉面也没有这位老板所做的好吃。

也许是现在她十分饥饿,心里对于两家店子拉面的味道更偏向于深夜食堂。因为这碗面在她需要温暖的时候出现,是要比小时候排着长队才为吃一碗拉面来的痛快。

小时候在家里,母亲也喜欢给自己做拉面吧?记得小时候的自己十分喜欢吃拉面,母亲就会买来上好的骨头炖汤,笋干也是母亲到山户家里购买的最新鲜的食材,用精盐加特制的酱料腌过之后挂在窗外风干一周差不多就好了。

那个时候实在是很喜欢吃拉面啊。洋子有些无奈的笑笑。每次考试考好了,她都会高兴的跑回家给母亲看自己的成绩单,母亲就会很开心的夸赞她:“我家洋子酱真是聪明。”然后就会煮一大碗拉面来犒劳自己。

可惜后来高中时期,因为离学校太远需要住宿,也就很少吃母亲做的拉面了。

在这个国家自然哪里都不会缺少拉面店,但是学校附近的面馆,在昂贵的价钱之下,拉面也不见得做的有多么好吃,而味道极好的店又离的十分远。

所以自己是多久没有吃到这么好吃的拉面了?味道十分熟悉,很像小时候妈妈给自己做的拉面。她总是叮嘱自己:“功课要努力啊!妈妈会给你做好吃的拉面!”

那时的自己也是一脸幸福的回答好的吧?

想到这里,洋子心里略有一丝愁闷。她倒是已经很久没回家了。

她放下筷子,对着坐在吧台里喝清酒的老板双手合十致谢:“面条十分好吃。很像,我妈妈做的呢。”

其实拉面的做法大同小异,各家有各家的口味,不同的只是个别选材烹调细节和一些调味的选择。而老板这碗拉面和妈妈做的拉面,从材料和汤头的熬制都和妈妈做的不尽相同,却能让她感受到同样的温暖。

今天晚上人很少,大概是因为天气骤然降温,没有准备好出来吃饭的打算吧。这么久了都只有洋子一个人。

老板一边端着酒杯喝着清酒暖着身体,一边回答着洋子的话语:“其实这拉面也是我妈妈教给我的。她说那是最家常的做法,能给每一个对于拉面有特殊情怀的人以温暖和鼓励。所以我就把这豚骨拉面当作本店唯一挂出来的菜式。不过,来过几次的人都知道本店的规矩,也就尽点令他们难忘或者十分喜欢的菜式,豚骨拉面反倒很少人点呢。也许是大家觉得在专门的拉面店里吃起来更有气氛吧。”

也是啊,拉面在日本的确是非常受欢迎的,专营拉面的料理店无论在哪个地方都会存在。

这种料理制作起来不难,但是要制作的十分美味却不容易。

这大概也是一种情怀吧。

脸氤氲在热气里,洋子揉揉眼睛,感觉到鼻子有些酸。

上次和妈妈打电话,她用一种怀念的语气讲起自己小时候的事情,尤其是对拉面的执着。

“啊呀,那时的洋子酱对拉面真是不得了的执着呢。唉,可惜洋子酱现在在外面工作呢,妈妈做的拉面只能自己一个人吃咯。”

“妈妈你在说什么啊。虽说很喜欢拉面也没有必要顿顿都吃啊。何况我也会做料理的。”

“在外面的大城市里一定也有很多拉面料理店比妈妈做的好吃吧?洋子酱应该吃了不少吧。应该记不得妈妈做的拉面的味道了哟。”

怎么可能,每一天都十分忙碌的工作,还有一些这样那样麻烦的事情,也没有很多时间去十分有人气的拉面店吃东西。午饭长期以来都是外卖,以及自己做的简单料理,配上便利店里买的味增汤包,要不就是在便利店里买拉面吃或者快餐店的炸鸡。

十分想念那时候的味道。

最淳朴,幸福的味道。

洋子含着眼泪吃完了拉面。她临走之前再次向老板鞠了躬:“拉面很好吃。实在是非常感谢你,能做出这样的拉面。我觉得我必须回家了。我会再次来光顾的。”

老板点点头:“我知道了,也谢谢你喜欢我的拉面。记忆里的味道,永远不会被磨灭的,对吧。”

“喂……妈妈?啊对我是洋子,这周周末……我会回来喔。嘛,十分想念妈妈的拉面了啊。”

评论
热度(4)

© 尔酒既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