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识乾坤大 犹怜草木青

空响

我很多时候都在发呆。

想一些漫无边际的事情,思绪不自觉的就飘啊飘啊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前段时间的段考,我考的的很糟糕。

上了这么多年学都没考过这么不好的成绩。

看到分数的时候心里就算已经有了准备还是忍不住想哭。

偏偏那天是天气也十分糟糕。

已经连续阴了几天,还没有看见太阳的影子。灰暗的天空会飘下几滴雨,地面一直都是湿的,积水的地方踩上去都是啪嗒啪嗒的声音,细小的水珠溅起来。

坐在考室里就像坐在冰窟里,一下雨脚就被冻得冰凉,袜子穿的再厚也没有什么用。握着笔的手都有些发抖,僵硬的舒展不开。被冻得清醒的头脑也被莫名来的困倦一点点蚕食,脑子越来越混沌,支撑不住的眼睛有些干涩,努力眨了几下更加深了想睡的感觉。

而自己感觉周身的寒气聚集的越来越多,窗子没关,有些风从外面吹进来,带着深秋的凉意和雨水的润泽。有些宽松的校服此时仿佛灌满了风,直往心里钻。

直到心里冰凉。


晚上的时候躺在被窝里。

学校寝室没有空调也没有暖气,我也没有带多余的被子,只靠一床棉被裹在身上,来对抗提前来的寒冷。

身子被动得一点点暖起来。夜久语声绝,寝室里安静的不得了,可以听见窗外有些呼啸的风。

于是便不由得鼻酸了起来,遗憾无奈和不满都充斥着胸腔,委屈的感觉要炸开一样。

然后我想啊,我开学两个月,真的认真了吗?

为什么会这么放松呢?



你还好吗?


我说。


汹涌的寒流冰冻了我,我就像陷入极地冰海里的水手,被无边无际的海洋包裹,冰冷刺骨的水灌进我的嘴与鼻腔,呛进了肺部,刺激的肺泡纠剧烈收缩起来,下意识的呼吸而吞进更多海水。



第二天一早,天还是灰蒙蒙的,空气还是冰凉。

我又感觉冷。


我希望今天有个好天气。


我说。




第一节课的时候,我无意间往窗外看。天上的乌云好像裂开了一点,露出其中金色的光芒。给乌云嵌了无法磨灭的痕迹,大片乌云下的天空一碧如洗,特别干净。

渐渐的,那裂缝逐渐扩大,乌云逐渐破碎,隐藏其间的阳光一泻而下,倏忽就铺满了它所能照耀的所有地方。

感觉突然温暖了起来。

阳光透过窗户照在我的课桌上,细小而不可忽略的温暖。




仿佛能够治愈一切伤痛。


评论

© 尔酒既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