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识乾坤大 犹怜草木青

我想你了

龙族大法好。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不能算是完整的故事的东西



电视里那个披头散发满脸血污的女人发出惊恐的嚎叫,她身后那个戴着面具全身腐烂的恶鬼正掐住女人的脖子,准备干掉这个碍人的目标。

女人的嘴里不断涌出血来,求救的声音也变得嘶哑。路明非抱着薯片被这部电影吓的不要不要的,电视发出的蓝莹莹的光打在他脸上,他缩在沙发里,紧紧抱住膝盖。

也真是很奇怪,执行了那么多次任务,从异形种到神一般的龙王再到各种各样奇怪的生物,他路明非什么都见识过了,在生死线上也徘徊过不少次,那么多人在他眼前死去,但是他现在看个恐怖片还是会被吓到。

他觉得自己真是怂爆了,但是不管怎么样就是会被吓到啊!超级英雄也有弱点啊。路明非在心里不满的嘀咕。

他现在当然不可能在家。

夏初时路明非回国,站在机场踩上故乡的土地,深呼出一口气,感到无比怀念和感慨,自己还能见到这里的阳光。然后他拖着行李,就这么愣在了机场,因为他发现根本没有地方可去。租房太麻烦,只是两三个月而已,而住酒店的话价钱又太贵,短时间还可以,这几个月下来又是一笔很大的开销。

然后他苦哈哈的准备一个个打电话找能勉强暂时寄居的人。

路明非打开通讯录发现并没有几个人存在里面,他才垂头丧气的关掉手机的时候,楚子航从后面一拍他的肩膀:“跟我走。”

然后就不由分说的拉着路明非的箱子走了。

只剩路明非一脸惊喜的跟在楚子航旁边说:“我就知道师兄最好了!”

“反正你没地方去。我有套公寓,跟我去哪吧。”

“有钱人真是幸福,哪像我……哦对了对了,那师兄你还回家吗?”路明非提着箱子狗腿一般跟在楚子航后面。

楚子航依旧是脊背挺直,黑色的风衣衣角被马路边的风吹起,太阳把楚子航的影子拉的很长,而那影子旁边就是耸着头的路明非。

“不了。我就说有实践活动不回来了,他们不会担心。”

这到是实话,继父认为自己的养子很棒没有什么可操心的也就由他去了,而他那个天然呆妈妈也不会太在意自家儿子的下落,只需要知道儿子还活着就放心下来去和闺蜜们玩了。

所以现在路明非在楚子航的公寓里待着,身上随便套着廉价的大裤衩和白体恤,他还是觉得这些比较符合他白烂屌丝的心。即使穿过贵的能当几个月饭钱的,但是牌子他都不会读的名牌西装,也一掷千金买过一套杀龙于无形之中的七宗罪,但是路明非觉得自己还是穿着些东西比较舒服,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嘛。

楚子航之前说是出去买食物,可都一个多小时了,一直没回来。

而路明非看电影入迷,也忘记师兄大半夜离家未归的事,只将注意力投在电视上。

等到电影播完,工作人员以黑底白字是形式陆续出现在电视上,路明非将薯片袋子倒过来也没发现有渣渣的时候,才想起,啊好像师兄还没回来。

他抓抓头发,呼出了口气,两眼无神的躺倒在沙发上。他觉得有点饿,但是公寓里什么吃的都没有,来的时候带的薯片也在刚刚被他咔嚓咔嚓啃完了。

“师兄啊你怎么还没回来……”路明非有气无力的怪叫着,望望空荡荡灯光昏暗的屋子,不禁有些瑟缩。

半晌,他迷瞪着眼睛坐起来,决定去洗澡。洗完澡要是师兄还不回来的话,他就喝点水睡觉了,睡觉能抵饿。

路明非才洗完,还没来得及穿裤子,就被叮铃铃的门铃惊吓到了。

他随便裹了条浴巾在腰间,打开了浴室的门。外面冰冷的空气使他打了个激灵,像潮水般黏上他的肌肤。

路明非顾不得这些,他只急着去开门。肯定是师兄回来了,然后还忘了带钥匙。

真好啊,不用挨饿了。路明非想着这些开了门。

门口站着的果然是楚子航。他还是很高冷的换鞋,顺手关掉了门。

路明非就站在一旁傻呆呆地看楚子航。很快,他就发现了一件事情:“卧槽师兄你你你你你你说好的吃的呢?”

楚子航抬头直视他,表情意外的冰冷:“我忘了。”

路明非感觉到不对劲反应过来后差点跳起来。这到不只是因为楚子航居然说他忘记了买食物,而是路明非闻到楚子航身上有酒气。

玄关处暖黄色的灯光在楚子航脸上投下阴影,可以看出他一半脸有些发红。因为龙族的强大而可怕的血统简直算是抵抗小毛病的良药,混血种只要运作一下血液流动就能把这些酒精全部给消耗掉。

但是大多嗜酒的混血种却很少这样做,这样就失去了喝酒的意义了。而那酒桶一般酒量的苏恩熙也没这样干过,酒就要喝的痛快,不醉哪能行?那些平时衣冠楚楚优雅有度的绅士遇上酒可就不得了,一杯一杯的俄国vodka直往嘴里灌,杯觥交错间陆续有红着脖子的人狂放的笑声。去他妈的道德准则,老子喝酒就要喝得爽!喝酒之后们总是也维持平常状态,和一般人差不太多,不过比一般人胆子更大,能干出一些疯狂的事情,比如用刀指着别人脑袋说你不喝我就把你头削烂!

但是这些事情离师兄太远了。

路明非几乎没有见过楚子航和喝酒扯上关系,大多时候他看见楚子航接触酒精都只是为了消毒。借酒消愁愁更愁不是只有芬格尔那条死狗才会搂着路明非的脖子说咱哥俩今天不醉不归!然后带着哭腔用带着德国口音的俄语唱喀秋莎。

见鬼!师兄居然会喝酒了?敢情把他扔这里这么久就是去喝酒了?

楚子航表面上并没显出醉态。仍是面无表情的站的笔直。

路明非小心翼翼的问他:“师兄你……干嘛去喝酒?”

“今天想了些事,很不舒服。”

“那你现在呢?那些事想通没有?心情怎么样?”

“我很后悔。”

“我靠师兄你后悔什么啊!你做了什么事儿会对不起莫不是妖精学妹……”

话一出口路明非就默默闭嘴了。他真想打自己一顿,怎么就是管不住嘴怎么都要说?

楚子航就这么默然的看着路明非:“对,我想起夏弥了。”

一记闷棍打蒙了他。

路明非有些傻了,他歪着头还在想这句话的含义。楚子航已经越过他径直走到沙发前,倒了下去。

路明非听见楚子航的声音从枕头间不清楚的传来。

“我想她了。”

可是小龙女呢?

夏弥,她早就死了呀。

死在你的刀下。

你有她家的钥匙。

你看见她小而单调的世界。

和她唯一的亲人。

巨大的阴影笼罩,挥之不去。

评论
热度(19)

© 尔酒既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