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识乾坤大 犹怜草木青

「冰菓/折千」夏日祭(中)

废话很多的一更(ಥ_ಥ)

中、

随着时间的流逝,夏日祭越来越近了。

窗外的蝉鸣从清晨就聒噪起来,呆愣的蝉伏在树干上,能这样一天叫个不停。绿色的树影从窗户探进来,在榻榻米上烙下清晰的轮廓。天气越来越炎热。

从窗户里可以看到外面有人在搬运很多关于夏日祭的东西,神山市一向对于这种娱乐项目极其注重,这从我们所就读的神山高中的文化祭可以看出来。

我是不热衷这种无聊而浪费时间和体力的东西。

像往年的夏日祭典,我都只是在阳台上坐着,一边吃着冰棒,一边看着远方熙熙攘攘的人群,他们凑在一起只为了观看花火。

真是悠闲的人。

夏日祭那天下午我正躺在沙发上午睡,因为天气的炎热而不得不毫不停歇的摇扇子。

若是晚上再不降一点温,就算福部他们敲烂我家的门我也是不会出去了。

突然电话铃铃铃的就响起来。

电话响了很久,我才慢吞吞的赤着脚去接。

那边响起了我姐姐折木供惠的声音。

「奉太郎?你又在干什么?电话这么久都不接!」

我听她的声音里有些生气又有些调侃的意味。

「没干什么……」

「嗳,你还是这么无精打采的。真是一点干劲都没有!做姐姐的真是心痛。」

我直接无视掉她的话,打了个哈欠。

「所以你打电话,为了什么啊。」

「噢噢今天可是夏日祭喔!你没有忘记吧?难道今年你还想卧在阳台上看花火大会吗?」

「我本来想的。」

「哎,我怎么有这么个弟弟呀!我给你寄了快递,你收到没?」

她果然什么时候都不忘要给我寄一些奇怪的礼物。

「没有。」

她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生气的样子。

「嘁,居然还没有收到,不过应该也快了。你今年的夏日祭,可不准再待在家里哦!」

「我知道啦……福部他们约我去看花火。」

「是吗是吗!没看出来嘛,你的朋友对你还蛮上心诶!」

「什么啦……」

我挠挠头,所以这个奇怪的姐姐打电话只为了跟我说这些无聊的事情吗?

「你说完了吗?我要睡觉……」

「好啦好啦!你晚上开心玩!我挂了!」她很无奈的叹了口气,挂了电话。

嘟——嘟——

才准备回沙发上继续睡觉,门铃又响了起来。

来人是快递员。我领了包裹放在客厅的桌上,又慢吞吞的去找剪刀拆包裹。

一层层打开之后,映入眼帘的是一件崭新的浴衣,还有一双木屐。

还真是……奇怪的东西啊。

我面无表情的拿起那件浴衣,轻轻抖落上面莫须有的灰尘。

六点不到的时候,福部就来敲门了。

「奉太郎~」他一边笑一边从门口探出头。我看见他穿着浴衣,还拿着御守。

那个时候我也刚换了浴衣。

当他看到我穿着浴衣的时候,瞳孔都放大了,十分吃惊的夸张地捂着嘴,结结巴巴地说:「奉太郎为了夏日祭居然穿浴衣诶!」

我没有理他,只是说:「很奇怪吗?」

「对啊!你还挺上心的诶。」他咂咂嘴,凑近了我打量我的浴衣。

我躲开他,「你这样像个变态。」

他嘿嘿笑了一声,用手撑着下颌,眨了眨眼睛,用一种极为女性化的表情看着我:「诶——奉太郎穿成这个样子,也还是挺帅的嘛。」

无聊的福部里志。

我问他:「千反田他们呢?」

「他们在石桥哪里等我们~快走,快走啦!」

天边的云都被染成了橘红色,夕阳只露出半个脸。而东边的天空却已经悄悄漫上了深蓝。

尽管还没有完全天黑,可是街道上游人都已经很多了,大家都向之前决定好的地方去。当然,去神山神社的人也不少。

女孩子们在桥头哪里站着,远远看见他们应该在说笑。

还没走到近前,福部这家伙就挥手向她们大喊:「伊原!」

伊原摩耶花转过头来,也向福部挥手。

当她看到我的装束时,不禁挑了挑眉毛,也十分夸张的说:「啊呀,你这人居然会穿浴衣!神山奇观诶!」

而千反田爱瑠看见我时,只是微微笑着:「折木同学穿浴衣很好看哦~」

伊原和千反田自然也是换上了浴衣。

千反田的浴衣是白底,大朵大朵粉色的樱花和蝴蝶绽放在裙摆上,腰间系了手制的御守,半幅带打了十分漂亮的结。她把漆黑的长发束成丸子头,发间绑着十分漂亮的缎带。清爽的浴衣配着千反田小巧白皙的脸庞,令人的视觉感到十分舒适。

而伊原的浴衣更可爱一些,蓝底配上各式各样的金鱼,短发扎在脑后,也系了蓝色的缎带。

评论(1)
热度(4)

© 尔酒既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