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识乾坤大 犹怜草木青

2015写手总结

……拖到现在也是。
o( =•ω•= )就这样啦


第一题 开头

摘取今年你最喜欢的一段开头

我生活在一座漂亮的森林。嗯,就叫它碧落吧。
我并不知道我来自哪里,但是除了我的身世之外,我知道很多事情。自我有记忆开始,我就生活在碧落里。我在这里十一年了,我是这么熟悉这里。
我住在一个干燥的树洞里,这个树洞来自于那株巨大而又茂密青翠的榕树,里面有足够的空间供我贮存食物。我每天盖着树叶织成的被子睡觉,闻着嫩芽钻出地面的泥土的湿润,甲虫在茂盛的青草间跳来跳去,抖落了晶莹的露珠儿,露水打湿了夜色,这样的夜晚十分温柔。
我每天早上都会看着那抹温暖的光束从树叶的缝隙里透出来,落在我眼前。草尖触到了那抹光束,交汇之处显得格外嫩绿。
我的邻居是一对灰色的兔子,它们有三个可爱的孩子,住在榕树庞大根部的洞里。灰兔们很喜欢我,有时候会衔来水嫩的野萝卜和甜甜的大头菜。树洞上面有一个结实的窝,里面是一只独居的红尾巴松鼠,它总是和我分享松子和橡实。
在夏天的夜晚,碧落里就盛满了星光和生灵们的温声絮语。白色的雾气在层层叠叠由深到浅的碧色的森林里慢慢晕染开,娇小的萤火虫们点在其中,散发着温柔的蓝光和绿光,安静的漂浮着。蟋蟀毫不吝啬自己的歌声,势要和蝉分出胜负。夜空是深蓝色的,散落的星星细碎而缥缈。
我会躺在洞口,这些可爱的生灵们将伴我入睡。
我享受碧落为我带来的一切。我的手指划过细小而湍急的水流,被急流冲走的小鱼在我手指间徘徊,我走过青苔覆盖的石头,它青黑的一面也曾有过什么历史,我爬过笔直的松树,枝桠间的白雀被我吓得发出高亢清亮的声音。我在春天采摘野菜,在秋天挑择蘑菇。
——《逐风》



第二题 结尾

摘取今年你最喜欢的一段结尾

毫无颜色也没味道的风吹进来,没有吹起乌木般的长发。也只有放在床边的那个空荡荡的靠椅,金属扶手上仿佛在跃动着阳光。
里面也许曾坐过一个少女,她十分美丽。
——《龙族同人—幻》


第三题 最喜欢的部分

摘取今年你最喜欢的某个部分

短发有些杂乱,上面蒙了些灰尘,发质却很好。她吃面的时候头埋得很低,眼睛低垂,睫毛长且翘,薄如蝉翼,随着眨眼一颤一颤的,投下淡淡的阴影。她整张脸都氤氲在面条热腾腾的的蒸汽里,朦朦胧胧。
程久不像那种从小便生活的很好,养尊处优的女孩。她握筷子的手指关节有厚厚的泛黄的茧子,手上细小的纹路也很明显,手指修长却粗糙。
我开始猜想她的过去。
她可能出生在一个不富裕的家庭,父母都是工人,蜗居在破旧的棚户区。她可能很小的时候就帮着父母做家务,洗衣服做饭等。就连那种寒冬腊月,小小的程久也坐在院里的水龙头前,一边搓着盆子里的衣服,一边往冻得通红的手上哈气,她身旁的水龙头处已经结了一层薄薄的冰。
她可能一年到头也没有几身新衣服穿,但是她很听话,懂得不向父母提很多要求。她可能是个勤奋的学生,每天过着规规矩矩,清贫却知足的生活。她在学校里是一个很受老师喜欢的学生,会有几个朋友,安静又温和。她没有轰轰烈烈的学生时代,没有洁白的情书,没有盛夏如蝴蝶一般飘飞的裙子,也没有叛逆嚣张的话语,她呆在年纪的重点班,早恋逃课离她是很遥远的东西。
但是她可能也有自己的乐趣,她走在回家的路上会注意斑驳的老墙上的常青藤爬山虎,她会驻足观察街道转角那丛开的热烈奔放的蔷薇花,也曾对着窗外高大的梧桐树出神,幻想一种名叫青鸟的鸟儿。她的学生时代大部分都淹没在试卷习题之中,对于初高中唯一的记忆的考试前紧张的复习。
她可能会上一所不错的大学,勤工俭学,毕业之后找一份安定的工作,再遇到一个同样安静温和的男人。
但是,她怎么就敢这么出门闯荡的呢?她到底经历过什么,让她会背上吉他,放弃学业就这么告别父母?
我很想知道她的过去,很想知道她得以出来的缘故,想要探究的这种心情,很久都没有有过了。这些好奇在我心中越扎越深,越扎越深,渐渐地生根发芽,长成密密藤蔓,长出绿叶开出花朵,把我紧紧的裹在里面,无法呼吸。

——《吟游者》


第四题 最煽情的部分

摘取你觉得最煽情的部分。
……没有


第五题 人物描写

摘取你喜欢的人物描写部分。

初夏的风带着一点点闷热,被风吹起来细小的微尘堵塞了毛孔,毒药一般慢慢的腐蚀肉体。清晨的阳光非常耀眼,几番折射下晃的白原一阵眩晕。
白原呼吸着略带干燥的不洁净的空气,嗓子里也许是积满了灰尘,鼻子也有点堵,粘膜好像不起作用一般废气灰渣全都涌入了肺部,想咳又咳不出,最终只能化为干呕。
她的脚步没停过,由于快要迟到的原因,一直朝前奔跑着。她昨天晚上回来稍微有一点晚的缘故,和妈妈吵了几句,闹得她心情不是太好,临睡前也就忘了调闹钟,这才让她即使气喘吁吁也不敢停下脚步,因为这就意味着迟到和罚扫厕所。
风夹杂着汽车尾气烟尘一同扑在她的脸上,眼睛进了尘土,那种仿佛磨在灵魂上的干涩使得她不停用手去揉。
才五月初时,白原就早早穿上了夏季校服。白色的衬衫贴着白原的身体,勾勒出她身体有致的曲线。
她裸露出来的手臂白皙如脆生生的藕,光滑的皮肤上阳光流动。身后是扎成高高的马尾的檀木般长发,一直垂到腰际。黑色的百褶裙下是线条漂亮的小腿,那修长的小腿随着裙摆飞舞,映出的影子清晰又让人心动。
——《荒》


第六题 环境描写

摘取你最喜欢的环境描写部分。

雨中的湿气粘稠着老旧的街巷,青石板路已经被多少年月的泪水滴出了拇指大的小水洼。层次分明的青瓦往下落着不断的银线,灰檐下躲着过路的行人。
街上平时十分飘逸飞扬的酒旗沾了水湿哒哒的黏在一起,掉色的朱红牌匾旁生了斑斑点点的青苔和霉斑。
灰白的衣裳被雨浸湿了大半,行人打着哆嗦,瞅着着连绵的雨,念叨着何时才能停。
隔壁的香油铺子传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不用猜都能知道是老板娘领着伙计又在磨香油了。小麻油的味道直往人鼻子里钻。
斜对面的福运面馆生意还不错,半大的小女孩搬个小板凳坐在门口择菜,青油油的茼蒿和紫莹莹的油菜整整齐齐的码在竹箩里。吃完一碗红汤面条的人走出来,满足的打了个饱嗝,拿袖子随便抹抹嘴,就撑着把油纸伞闯进了雨幕里。
眯着眼的黄猫窝在门口的椅子上,蹭着主人刚走留下的余温。它身旁的小桌子上晒着萝卜干和红辣椒,桌子下睡着灰毛大狗,头顶挂着玉米和大蒜。
不远处嘻嘻哈哈跑来的小孩子滚着铁圈,为了赢一块糖而去给对手们捣乱。
天地间唯此处寂静无声,却又嘈杂如歌。
——《老街》

第七题 接吻与H

摘取你最喜欢的的H部分,么有H就上吻戏,没有吻戏就空着吧……
……没有。

第八题 槽点最高的部分

摘取你觉得槽点最高的部分

电视里那个披头散发满脸血污的女人发出惊恐的嚎叫,她身后那个戴着面具全身腐烂的恶鬼正掐住女人的脖子,准备干掉这个碍人的目标。

女人的嘴里不断涌出血来,求救的声音也变得嘶哑。路明非抱着薯片被这部电影吓的不要不要的,电视发出的蓝莹莹的光打在他脸上,他缩在沙发里,紧紧抱住膝盖。

也真是很奇怪,执行了那么多次任务,从异形种到神一般的龙王再到各种各样奇怪的生物,他路明非什么都见识过了,在生死线上也徘徊过不少次,那么多人在他眼前死去,但是他现在看个恐怖片还是会被吓到。

他觉得自己真是怂爆了,但是不管怎么样就是会被吓到啊!超级英雄也有弱点啊。路明非在心里不满的嘀咕。

——《龙族同人—我想你了》

第九题 那么,希望未来可以写出什么来的作品?

感情表达更加成熟,剧情更流畅不再那么生硬。动作描写方面更为利落。人物刻画深刻一些。
嗯就这样吧W。

评论

© 尔酒既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