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识乾坤大 犹怜草木青

死亡之诗

好久没写这种不知道是杂记还是随笔的东西了。


你知道死亡是什么滋味吗?



看似离我非常遥远,但又时刻在我身边。

几年前听说有个表哥去世了,才高中。那个时候因为上学没有去参加葬礼,从大人们的闲聊之中才得知去世的消息。那位表哥从小身体就不好,好像是心脏一直有毛病,很少上学,大多时候都是在家里自学,只有考试的时候才去学校考试,但是成绩还是很好一点也没落下,中考也考上了不错的高中。

我对于他的印象要在十岁之前吧,他那时情况尚可,还可以跟着家人一起拜年走亲戚。我对于他的模样,早已模糊,只记得是瘦瘦小小的,皮肤苍白,一点也不像个中学生。但却终日是一副笑脸,待人和善。我对于他不是太亲热,但也接触了不少。

不到两年,他就从人世离开了。

听大人叹息的语调中,我听到了他妈妈已经哭了好几天这样的语言。

如此悲伤,如此浓郁的悲伤。我无法体会到这种痛失爱子的哀,只是唏嘘。


小时候住在奶奶家,和周围的邻居相处的都不错。后来回了自己家,因为上学,又不爱出门,渐渐对于夕时的邻居,记忆也就模糊了。

一年多前,爸爸突然接到电话,说是邻居的一位老奶奶去世了。

我惊异。

那位奶奶从前还是比较疼爱我,但我早就不记得曾经的事情,对于她的逝去,我心里竟无半点痛苦,也只是觉得略有悲伤,唏嘘一阵也就罢了。


言至此,猛的忆起我的曾祖母。

她是在我八岁那年去世的,我那个时候从外婆家回来参加她的葬礼,农村习惯在家里置酒席,第二天就起棺埋葬。
我尚未完全知道失去一个至亲是多么伤心。正好电视里还在放迪迦奥特曼的大结局,迪迦用小孩子们善良的力量打败了最终的大怪兽,拯救了地球,我愣愣的看着电视,耳朵里尽是嘈杂。

粘稠的苦水突然就淹没了我。

曾祖母是个非常和善的人,幸得出生时已经开始抗日,因为很多原因并没有裹脚。她住在一间宽敞而潮湿阴暗的小屋里,在她没有得病之前一直都很健康,满头白发脚步蹒跚也能笑得温暖。

她每天给自己煮稀饭吃,她的牙齿已经掉光了,咬不动咸菜,就在粥里加白糖,煮的咕噜咕噜冒泡泡,她总给我盛一小碗,喝一口,能甜到心坎里去。

她有一头长发,她对此很爱护,每天都会坐在院子里,边沐浴清晨或下午的阳光,一边梳头,把头发盘成辫子。

她是病逝的,死活不去医院,本以为只是小病,可老人家的身体那经得起这样折腾,半夜的时候,突然就没了。

后来奶奶家里的一张旧柜子会摆上她的黑白照片。

而今因为重购家具,扔掉了很多东西,包括那张旧柜子,她的遗照想必也是不再有了。

她青年守寡,独自一人四十年。

我后来接触了二次元,入坑作是地狱少女。觉得十分可怕,一个人的生命,消失只是短短瞬间。

后来看了一部叫这是僵尸吗的番剧,其中死灵法师优库里伍德说了一句话,大意是死亡是很痛苦的事,不要把死亡挂在嘴边。

她们都是看惯死亡的,本身也经历过死亡,但是她们还是觉得,死亡很痛苦很可怕。

你会慢慢失去五感,慢慢陷入一场永无止境的睡眠,从此你的身体会化成一团灰,而你本身,也不复存在,永远回不到人世,永远徘徊在黑夜。

最痛苦的,或许是死亡时那一瞬吧,所有东西都被剥离,你赤裸的来,便也赤裸的去,万物皆空,心也空空。


我曾幻想死亡的彼端,我设想每一个人死后都会到另一个世界,那个世界无穷无尽,全是徘徊的各种死去的生命。触目所及是无边无际的黑暗,你们都无法触碰彼此,只能在自己的区域里活动,每个人的区域是由一层薄壳隔开的。你将张皇失措,然后是茫然,再然后是麻木,最后就是失去本我,永远的在无尽的黑暗里徘徊,没有一丁点获救的可能性,这个世界与彼端的人世的通道,只能进出一次,就是死亡之时。

你不可能被逼疯,因为最后你只是飘散的一缕无意识的烟。

我觉得死亡,非常可怕。



你无法再吃到喜欢的东西,无法再睡一个舒舒服服的觉,无法再和朋友一起玩,无法再享受任何一切东西,无法期待明天有精彩或者不精彩的事情发生。

你甚至无法继续你最讨厌的上课写作业考试,无法再次看到老师同学,吃到食堂的饭菜,在早读之前补一下觉,在睡觉之前翻一下小说。

你无法在看到你的爱人,看到你们为彼此的努力。

你无法看到你的儿子,你的孙子。

你甚至不可能再享受阳光。

这一生是多么短暂,很多事你只是想想罢了,很多话你没来得及说,你庸庸碌碌的度过一生发现生命的彼端是空洞。

而你无法重来。

只是,


永远,永远,徘徊下去。

评论
热度(3)

© 尔酒既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