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识乾坤大 犹怜草木青

苍白的语言构筑不成故事的楼阁,梁柱墙瓦之间支离破碎。指尖所触碰到彼端水潭的清澈,是潭边人形喷泉千万年的眼泪。我游走在梦境的边缘,踩着一根根跳动的思维向上攀爬,最顶上是耶和华的圣殿,坐在洁白宝座上的他抛下羽毛和常春藤。蔷薇是白色,它花茎上的刺扎破了苏美女神的手指,花瓣尖端变得绯红,滴出毒蛇的唾液。饮下圣水的那位纯洁而俊朗的青年,将他的荣耀归于真神,把自己手里缀着圣洁石蒜的花冠,一点点撕烂。碎片顺流而下淹进三途河,染成了鲜红,在岸边搁浅。

评论
热度(3)

© 尔酒既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