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识乾坤大 犹怜草木青

可是他是他啊,不是我。
他是自己王国的主人,是旧病,他是被黑暗所眷顾的孩子,是被光明染指的幼童。
一把雏菊盖在惨白的面孔上,漆黑的衣袍下长出了以血肉为养的黑色蔷薇。
六根大理石柱的影子彼此连接,慢慢唤醒沉睡的归人。
是我,不是他。
他是我所悲鸣的乌鸦,墨羽被雨水淋湿,停驻在风暴中的码头,不肯离去。
他望向遥远的古堡,望向遥远的星辰,望向遥远的东方。
他是心的妖魔,是目光养育的孤儿。

评论

© 尔酒既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