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识乾坤大 犹怜草木青

[楚夏]幻


所有的幻影都破碎掉,所有的思念都化成满地的光。


额头温柔的覆盖着了略有温度的柔软的东西,因为薄棉被的缘故而滚烫的肌肤也受到了些许安慰,鼻尖可以闻到淡淡的柠檬洗衣液的味道和阳光干燥的气味。

虚无缥缈而遥不可及的梦境在渐渐泛白的背景里轰然崩塌,头因为重量无意识的偏头过去,恍惚间半睁开眼就看见了病床边坐着的精致而美丽的脸庞。

洁白的牙齿轻巧的镶在红润的双唇之中,唇边咧开的弧度让人意识到她是在微笑。此时这个人正把她的手放在楚子航的额头上,那双手指甲圆润手指纤长骨节分明皮肤滑腻,手的主人也是如同初夏的阳光一般明媚的人 。

楚子航从喉咙里发出声音干涩也不成句子的语言,好像是劣质的风箱一会工作一会又不工作的状态。

“夏……弥。”他艰难的吐出这几个字,昏暗的眼瞳里此时却闪出奇异的光芒。

女孩把手收回来,无所顾忌的翘起二郎腿,掸掸裙摆有些发皱的带着花边仿佛盛开了一个花园的白玫瑰的裙子。

她本该因死亡的痛苦而苍白的嘴唇说出话来:“师兄,我回来啦。”

楚子航沉默着,他躺在窗户边的病床上。窗户半打开,窗帘收拢在一旁,吹进来的毫无颜色和味道的风扬起了夏弥的长发,在她每一根发丝上跳动。阳光从她光滑的脸上滑过,再落到地上。

“我回来啦。”夏弥轻声重复了这句话,语调里是满满的欣慰和喜悦。

楚子航眼角有些晶莹的光,他只是说:“我知道了。”

“我回来啦。”

“我知道了。”

“我很想念你哦。”

“我知道了。”

楚子航只是重复着这一句单一的话,语调越来越温柔。

夏弥靠在椅背上,轻轻晃着线条优美的小腿,整个人如圣光降临。

突然她站了起来,把自己的整张脸贴近楚子航。乌木般的发丝垂下,拂过楚子航的脸,最后散落到白枕头上。

嘴唇经历过短暂而温软的接触。

天使抬起头,用细如蚊呐的声音说道:“可是我永远要离开你了。”

“我知道啊。”楚子航低声回答。声音略有些哽咽。

我知道我的刀,一寸寸压进你的身体,留下了直抵心脏的无法磨灭的创伤。



开门的声音倏忽响起,蔫头蔫脑儿的路明非提着一堆东西走进来。

他一眼看见睁开眼睛的楚子航,有些高兴的说:“哈哈哈正好我粥买回来啦师兄你终于也醒了!饿不饿啊来来来来吃点!”

说着说着路明非就走过来把一整袋的食物放在柜子上。

他被风吹到的时候转过去看着窗户摸了摸头,朝着已醒过来的楚子航笑笑,转头望着敞开的窗户念叨:“诶我记着我走的时候没开窗户……”




毫无颜色也没味道的风吹进来,没有吹起乌木般的长发。也只有放在床边的那个空荡荡的靠椅,金属扶手上仿佛在跃动着阳光。

里面也许曾坐过一个少女,她十分美丽。


评论(5)
热度(17)

© 尔酒既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