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识乾坤大 犹怜草木青

"你的手指像蜜一样甜。"他背着光坐在百叶窗下,我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我把手指割破,血液滴进一只高脚玻璃杯。赤色的浓稠液体在杯中激荡,被贪婪的小人吞下肚去。
他的表情是陶醉的迷茫,颊边沾着一小块时间。五月份开的花还是没有凋谢,最后一朵丁香嵌在我右手中指的戒指上。
"这是你的光辉与不朽!"
坐在彩绘玻璃下的他高声说。
我打开胸腔,把我那一颗火热的还在跳动的心拿出来放在祭坛里,掰下一根手指并点燃它。
然后开始念一串字符。

评论

© 尔酒既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