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识乾坤大 犹怜草木青

几许

我居然写BG了…。
真假难辨。


我大概是在一个雨天喜欢上他的。

他走在我前面,出了教室门就转向左边,下了几级阶梯,穿过大厅的同时打开一把深蓝格子的伞。

我看着他走进雨里,小心翼翼地跟在他后面。夏季校服的短裤只到他膝盖,小腿的弧线摇晃着,他长得白,水珠落了些在他的腿上,瘦削的身体在伞下朦胧着,被晕出了一片阴影。

我喜欢他。我在校门口停住脚步,他往右转,我往左。但是我想跟着他,想看着他去吃饭回家,抑或是陪同朋友,然而这个想法在成立之初就被掐灭,我把目光染上深蓝色,立在无根水里看着他沉入人世。

他靠在教室门前的栏杆上和旁边的姑娘说话,他带着点笑的。我没看错。他的笑非常浅淡,仿佛只是在唇角出勒出一个似有似无的弧度来让表情变得更柔和。我不清楚那是不是真诚的笑,他眼睛垂下,把笑容放开了一点。

我敢肯定对面的女孩眼里会映出这个过程。

他有一双很好看的手,骨节分明指骨修长,关节处泛着红色。他并不揉手。我早就发现了,在他第一次坐在我前面的时候就看见了。我喜欢那双手,我会晕眩,幻想着得到那双手,握住手腕贴住他的手指,然后再一根根嵌紧。

我坐第一排的时候,他站在我面前整理卷子。我看见他的手指在纸页间跳动,我抑制不住心里的冲动想要握紧它。我制住了,我抬头看他。

我看他的时候面无表情,事实上,我大部分时间都面无表情。他看着我的眼睛,缓缓绽出一个笑。虚假的,或者是真诚的笑。我在不知所措的巨大茫然中感到满足,我提在喉咙里的心一下子下坠到地幔,寂静的岩浆缓缓逶迤。

评论
热度(6)

© 尔酒既湑 | Powered by LOFTER